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1张

译者|王萍 撰稿|寒彦 制做|黎明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2张

4月1日,因这场哮喘近乎工作过度的马云,在刚忙完三天从早到晚的华为长存秋季新机见面会后,又亮相坐落于上海朝阳区杨开第马连洼的华为高新区。那位51岁的社会舆论新闻人物,将在这儿庆贺光大校友会同班同学的到访。

被外间讥讽为我国五大谜样组织机构的光大校友会,设立于2005年。其核心成员主要就源自1994年创办、公司总部坐落于浦东的五国国际性MBA,和2002年创办、公司总部坐落于上海的赣江MBA的CEO班学生。

而两年三次,每天历时三天的家庭聚会前夕,也会应邀部份内部来宾参予。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3张

光大校友会首次浮出水面,源于2008年我国乳业9·11事件后蒙牛创始人牛根生的求救万言书。不过,记者也注意到,随着时间迁移,愈来愈多新经济、互联网公司的领导人,正成为该组织机构的活跃核心成员。

或许出于谨慎原因——同属于企业家内部交流及互助组织机构性质的泰山会目前已告解散,而由马云牵头的江南会也相当低调,甚至同样被猜测已事实解体——光大校友会的活动从不对外间主动披露。唯一可能曝光的机会,只会在家庭聚会第二日的餐叙环节。

值得玩味的是,这一特质与此前我国互联网大会著名的乌镇饭局,异曲同工。

就像电影正式上映之前,总会有一些花絮会’意外’泄露。而这更大概率仍是有意为之,有人试图释放某种信息,以最小成本达成某种目的,一位财媒界资深人士如是表示。

果不其然!4月3日,一张何小鹏、李斌、马云、王传福、李想(按照片从左至右次序)于一天前在上海燕莎商圈四季酒店5层上海厅的合影,就在造车圈和金融媒体圈迅速流传开来。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4张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5张

考虑到在3月30日马云刚刚正式宣布要在未来十年投资100亿美元用于造车,那么借助本次家庭聚会东道主名义,作为新进入者的企图已呼之欲出。按照这几位的照片次序,上述五位身价分别为450亿、650亿、1700多亿、510亿、410亿,活脱脱一个集体身价3720亿的复仇者联盟。目标?当然直指特斯拉。依据福布斯3月底公布的结果,埃隆·马斯克的身价为1638亿美元(折合1.07万亿人民币)。

有心人不知注意到没有,蔚来的第一位投资人,正是马云,当时他掏了1.5亿美金。而何小鹏赖以成名的UC,天使投资人也是马云。同时,在小鹏汽车的A+轮和C轮,顺为资本投出了5000万和4个亿。而比亚迪半导体去年的增资扩股,华为赣江产业基金亦首当其冲。

事实上,这一复仇者联盟的友军并不止这几位大佬。同期泄露的另一张现场图片显示,台下还坐着美团创始人王兴(身家24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21亿元))、知名投资人沈南鹏(身家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3亿元、万向系掌舵人鲁伟鼎(450亿元)、和至少三位应邀来宾——滴滴CEO程维(身家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9亿元)、地平线创始人余凯、小马智行创始人彭军。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6张

马云的车如何造,如何画生态,单看这两张桌子,聪明的看客大概能猜出个三五分了。

光大校友会成为雷老板的背景板

依据财经大V百老汇获取的一份截止3月3日前第32场校友会来宾报名名单显示,2、3月先后在港完成IPO的快手创始人宿华,B站创始人陈睿、1月在美完成IPO的雾芯科技汪莹、刚完成IPO的知乎周源、和高瓴张磊、万向集团肖风、TCL李东升、碧桂园杨惠妍、万科郁亮、新希望刘永好等均出现在邀请名单上。

这份邀请人数多达51人的大名单中,最终有多少人出现在4月2日中午的四季酒店,暂无从判断。但有一点可知,适逢压上个人全部声誉造车之际,包括曹国伟、陈东升、冯仑、江南春、虞锋、左晖等光大校友会大佬在内的又一次集体聚首,马云颇有些确立盟主的野望。而此时,距光大校友会最广为人知的那次家庭聚会——2013年马云聚齐各路人等包出史上身价最高大巴,已过去了八年。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7张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并没有出现在51人的名册中。BAT中的两位马老板未到场或是各有原因。至于百度,则已早一步联手吉利宣布进入造车赛道。尽管在个人身家排名上已然落后,但罗宾·李毕竟曾是三甲人物。

某位要求匿名的资深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马云此次借造车之际广邀光大校友会核心成员,一方面是为了在特殊节点向外间证明自己亲自下场造车的决心;同时,这种不输前几日恒大许家印一次聚齐17位战投的做法,更是一种资本的对外发声。

一百亿美金的投入,究竟说给谁听?上述人士诘问,说白了,既不单是讲给逢米必买的米粉,也不单是讲给到场的校友会大佬,而是说给整个资本市场听的。在他看来,借助光大校友会的发声效应,马云能用足够的声浪给资本市场讲了一个非常说的通的故事。

在分析华为造车十年将近700亿人民币的自由资金储备,同时先期100亿人民币的投入前,可以先期对比一下恒大汽车(HK:00708)此前在造车上的投入。截至2019年年底,恒大汽车累计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415亿,而目前恒大汽车的市值为5895.27亿港元(折合4978.69亿人民币)。从2016年至今,5年时间里放大了十倍。

至于三大造车新势力蔚来(2014年设立,2018年IPO)、小鹏(2015年设立,2020年IPO)、理想(2016年设立,2020年IPO),IPO前分别累计融资24亿美元、25亿美元、20亿美元。截至美东时间4月5日,对应市值则分别为616.82亿美元、284.44亿美元、225.62亿美元。这也意味着,蔚来8年翻了25倍;小鹏7年翻了10倍;而理想仅用6年就翻了10倍。

回头再看特斯拉。2010年6月IPO前,特斯拉从2003设立到2010年5月21日,8年时间前后累计融资7.5亿美元。如今,特斯拉的总市值为6633.07亿美元,18年时间翻了882倍。

那马云会像他昔日的偶像埃隆·马斯克一样苦干十八年么?从我国造车新势力的上市路线路和恒大汽车的经历看,别说十八年,十年都不可能。相关人士称。资本等不起,马云的年龄更等不起——毕竟,连他自己都说这是其人生最后一次重要创业。据业界普遍分析,雷所称的投入,仅从上述各项数据的简单比对来看,应有资本市场的科学计算和市场规模预估。

华为投出个造车产业轴

在马云宣布百亿造车计划前,仍有必要看清其周围的动向。

3月30日,长城汽车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高瓴资本旗下私募天津礼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为其第10大股东。而在此前一天的29日,市场放出消息称,华为造车或将联手长城,这一消息一度造成港股市场上华为和长城汽车的大涨。

从实际结论看,目前高瓴投资长城的逻辑,是在其退出新能源赛道后,重新选择了实业造车的标的。并且,长城自研的蜂巢无钴电池早已宣布独立,并计划单独IPO。

4月3日流出的照片中,王传福的出场多少有点出人意料。在市场看来,比亚迪除了在新能源电池领域与宁德时代针锋相对,在整车方向上反而很少确立竞品对象,更多像一个独行侠。

外间的一种解释,是王与雷都是光大校友会核心成员,华为造车比亚迪捧场无可厚非;而另一种解释是,比亚迪的刀片电池与半导体,或许将在日后成为华为汽车的电池、电控供应链的备选项之一。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8张

王传福

在马云与王传福见面前,据知情人士透露,华为正在为公司的功率器件研发大肆招兵买马,其中包括IGBT、SiC等主流的车用功率器件,队伍目前已近数百人。既然华为的自研功率器件已经不是秘密,那华为赣江产业基金去年在比亚迪半导体增资扩股中的大手笔操作,那就多少显得针尖对麦芒了。

对于那位昔日友商,从言语到行动,马云从来不会温良恭俭让。

从目前产业链人士透露的信息看,尽管华为与比亚迪方面走的如此之近,但未来华为的整车代工却未必会交由后者。一位汽车制造链的专业人士表示:接下来,很有可能是一家国企接盘。该人士称:第一,新造车企业必然要找资质全的,报价低的,蔚来找江淮,小鹏找海马,初期一定是产能大量空置的地方国企报价最有优势。

该人士给出的猜测是:北汽。同时,对于华为会否如小鹏、理想一样自建工厂,他的回答是:初期可能很小,无论是高瓴的新一轮投资逻辑,还是华为、华为当下的投资,都越来越关注供应链的后端与整体企业生态的打通,单纯的圈地模式,并不是互联网企业的偏好,这是与恒大、宝能两家造车最大不同之处。

同时,依据2020年Q4华为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华为已投资310家公司。据粗略计算,其中40%为芯片公司。2021年的汽车芯片市场短缺又偏逢火烧连营,继全球最大的车用半导体公司瑞萨发生火灾后,最新消息是日本旭化成公司已放弃因火灾而停产的宫崎县延冈市的半导体工厂。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9张

尽管如此,该投还得投。就在不久前,集奔驰、丰田、博世、上汽一干豪华投资阵容的自动驾驶公司Momenta,就完成了5亿美元C轮融资,而顺为,则是从A轮一路投到C轮。同时,新能源电控技术公司奥易克斯、高精地图服务商凯立德、激光雷达公司北醒光子,都系华为的投资标的。

马云为何要ALL IN Alot

即使从资本层面,产业链协调层面看,都有足够理由摆在面前支持华为造车,但外间始终不明白,雷老板的改变,为何这么急?

2015年,马云曾公开宣称:(华为)三五年内不会造车,因为精力不够。而五年后,马云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变,并称: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专案,我愿意押注人生所有的战绩和声誉,为华为汽车而战。

华夏同学会(华夏同学会成员名单)-第10张

重要的不是马云曾经说了什么,而是这两年的市场环境发生什么。

数据显示,2019年Q1-2020年Q2,作为华为主要就收入来源的智慧手机业务,毛利润远不及网际网路服务,两者对毛利润的贡献率最大一度相差38个百分点;直到2020年Q3这一迹象才有所改善,智慧手机业务毛利润也首次超越网际网路服务的毛利润。而这种超越,实际上是华为踩着华为完成的。

欧洲智能手机市场2020年Q4有据可查的的市场份额是——总体下降15%,而华为的销量却增长了85%, 份额从8%增长到了17%;苹果下降了4%,但是由于降幅低于平均水平,份额反而从26%增加到了30%;三星下降了12%,份额持平;华为则是下滑了62%,份额下降了8个百分点。

同时,在软件生态方面,国内唯一在强力推进自有操作系统生态就是华为的鸿蒙,包括华为在内的其他手机公司目前并无相关计划。这也意味着,华为在短期内难以发展出超越苹果和三星的独特性。

在消费网际网路(To C)和产业网际网路(To B)大局几定的今天,数字化升级的渠道也只剩下尚未突破的AIoT物联网(To T)。摆在华为面前的To T路径仅有两条:要么向下渗透,要么向上突破。前者指家电AIoT化,即华为已经建成的家居生态;后者意味着进入更大单品市场,汽车行业正是重中之重。

对于马云的担忧,一位UP主的话总结的很实在:你可以想象,5年后路上跑的车要不是用的苹果系统,要不是用的鸿蒙,或者是百度,到时候雷布斯怎么想?

的确,上汽阿里,百度吉利,华为长安,苹果起亚,就算马云不造车,估计曾经在华为上市轮投了一亿美金的何小鹏都要说,哥,你再不上我就喊永福给小鹏上UC了!

最新消息显示,蔚来、小鹏将于四月在港二次上市;理想则于七月在港二次上市。

文中部份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